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 扶余县残联网站 >> 文章中心 >> 人物风采 >> 正文  
 
寻找逝去的光明——自强典型张艳龙事迹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寻找逝去的光明——自强典型张艳龙事迹
作者:孟凡永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3999 更新时间:2010-11-25 19:57:07

 张艳龙,今年28,一个即将完成大学学业时双目失明的残疾人。张艳龙家住陶赖昭镇北陶村,现在在长春一家按摩中心做按摩师。今天工作的获得,是他人生重新开始,再获人生光明的最好见证。

也许是上天故意与他为敌,使他二十多年屡受人生魔难,尝尽人间苦辣。

他刚记事时,父亲患上间歇性精神病。父亲时常发作,那种场面对于幼小的他来说,就是一场一场不断的恶梦。他经常惊恐地蜷缩在角落里,任由妈妈去撕扯疯狂中的父亲。他六岁时,不兴的事又发生了,妈妈由于父亲精神病发作的过失,离开了人世。妈妈的离去对于幼小的他,对于患病中的父亲是莫大的打击和重创。这个家几乎就要崩溃了。这之后父亲又离开了他一段时间,家里只剩下孤苦伶仃的他,东家呆一天,西家住一宿,过着漂泊的生活。他整日哭喊着,找爸爸、找妈妈,好在有姑姑和左邻右舍的精心照顾,帮他渡过那段黑色的日子。等到父亲回到家时,父亲的腿又落下了残疾,为这个不幸家庭又增添了一层寒霜。

他的父亲虽然患有精神病,但还是一个很要强的人。当时父亲只有28岁,就当爸又当妈,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把小艳龙照顾得十分周到,村里有个大事小情,总能看见他的身影。小艳龙也许是继承了父亲的品性,从入小学开始,学习就十分刻苦,在班里学习总是名列前茅。小艳龙经常把获得的奖状拿给父亲看,以安慰在困苦中挣扎的父亲。小艳龙小时候有一个梦想,就是考上大学,自己挣钱改变家境贫困的状况,为父亲治好病。小艳龙能干活的时候,就跟随父亲去种地,从地里回来为父亲做点可口的饭菜。

奋发刻苦学习的张艳龙,一九九六年考上了扶余县第一中学公费生。一九九九年,经过不懈地努力,张艳龙终于实现他的梦想,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。但是,另一个难事摆在了他们父子面前,上大学的学费一点着落也没有,这急坏父亲。多年来,父亲为了能让艳龙上学,省吃俭用,家里一点积蓄也没有。临开学的那段日子,父亲因筹措不到艳龙上学的学费,急得夜里睡不着觉,白天在院里来回焦急地走动。望着父亲嘴上起的水泡,艳龙在暗地里流泪。他心里暗暗地害怕“父亲可别因学费着急上火,精神病再犯了”,果不其然,在艳龙要上学最后的几天。父亲的精神病又犯了,眼神僵直,大哭起来,那种状态是艳龙无法形容的,也是艳龙不忍说出来的。艳龙死死的抱住父亲,喊他,叫他,一切都无济于事。艳龙哭喊对父亲说:“大学咱不上了,爸你不用再着急上火了。”在亲友和左邻右舍的帮扶下,父亲安静地睡了。亲友和左邻右舍围坐起来,说起了这个苦难的家。在危难的时候,是亲友,是左邻右舍,是乡亲们向艳龙伸出了援助之手。你借点,他借点,总算凑够了艳龙的学费。第二天,父亲醒来,知道这个事后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,总算落地了。父亲心存感动,他流下了热泪,告诉艳龙到学校要好好学习,将来回来好好报答父老乡亲。艳龙踏上了开往省城长春的列车,开始了他孜孜以求的大学之梦。

自从艳龙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起,就暗下决心,要好好学习,早日挣钱,报答辛劳的父亲和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。在大学的这段时间里,他白天除了正常上课的时间,剩余的时间要勤工俭学,挣些钱贴补学业,也减轻父亲的负担。晚上,别人娱乐的时候、休息的时候是他学习的时间。休息日的时候,是同学们出去郊游、逛街的好时间,但却是他在自习室学习的时候,若大的自习室,只有三三两两的同学,有的在聊天、有的在看报,而他却在角落里静静地把一周来的课程再复习复习,准备下周的课程。平时能和同学在一起说说话、聊聊天,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非常奢侈的事情。三年多的大学生活,是他人生活得最快乐的时候。三年多的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,他仿佛已经感觉到了幸福正一步步朝他走来。

就在毕业前夕,噩运又向他袭来。在学习中,他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视力渐渐减弱,看什么东西越来越模糊。他不得不放下他那心爱的勤工俭学岗位。每天在模糊世界中煎熬,在老师和同学的劝导下,他去了几家大医院。几位专教授给出了共同的诊断——他患上了白赛氏综合症。艳龙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筹钱,或许能够保住他的眼睛。命运再一次把他推到人生的悬崖上。筹钱,上哪去筹啊?他自己上学的钱都是东借西借,勉强维持。就在他为钱发愁的时候,老师和同学们伸出了援助之手,为他捐钱治眼病。父亲为了保住艳龙这全家唯一的希望。疲于亲友、左邻右舍间为他筹钱治病。然而对于他的病来说,所筹到这点钱只是杯水车薪,很快就用完了。黑暗的世界终于降临了,他的眼睛彻底失明了。还有几个月就要完成学业的他,不得不离开他炙爱的校园。

父亲把他接回了家。面对生病的父亲、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、再想想他自己的未来,一切的一切都破灭了。他暗自想“这一生也许到此就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。”他整日蜷缩在被窝里,不吃也不喝,来人也不说话,有时披着被,像木雕泥塑般呆呆地坐在坑上。父亲不在家的时候,就漫无目的地走在荒野上,他感觉到自己已生活在了死亡的世界里,寻找到了自己最终的归宿。父亲每天都端上一碗米饭和一盘没去皮的土豆块劝艳龙吃一点,可他一点胃口也没有。父亲看到艳龙这个样子着急地在地上来回转。艳龙知道父亲又要犯病了,勉强吃了几口,用以安慰一下父亲。由于家庭贫困,在张艳龙家吃土豆是不打皮的,因为四五个土豆打下来的土豆皮,足够他和父亲再吃一顿的。在家的这段时间,父亲为了给他增加营养,时常给他买一块豆腐。就这一块豆腐也要在他和父亲之间推让一番,谁也不肯吃。父亲为哄他吃豆腐,就把半块豆腐拨在自己碗里,假装吃起来,等艳龙吃下自己的半块后,他再把剩下的那半块豆腐端上来让艳龙吃。艳龙死活也不肯吃,他哭着对父亲说:“爸你吃吧,我吃什么也没用了。”父亲要给艳龙洗一洗几十天没有洗的脸,剪一剪零乱不堪的长头发,他只是摇一摇头,继续蜷缩在棉被里。

就在张艳龙人生处在最低谷的时候,县残联向他伸出了关爱的手。县残联得到了他的消息后,县残联杨喜梅理事长和工作人员驱车来到了他家。杨理事长试着和蜷缩在棉被里的他来沟通。和他谈理想、谈家庭、谈事业、谈足球。说得杨理事长的嗓子都哑了。杨理事长有一句话打动了他,她说:“你如果不能树立信心,谁也帮不了你,足球在电视未出现之前就有,人们在收音机里还不是一样欣赏!”。经过杨理事长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,他才答应去按摩学校学习。杨理事长看他的情绪有所好转,把从家里带来的她爱人没怎么穿过的几件衣服,披在张艳龙的身上,让他试穿一下,看合不合身。杨理事长临走时和他约好,过段时间接他去城里学习按摩。

过了二00三年春节,杨理事长帮张艳龙在市里联系了一家按摩培训中心。在去他家接艳龙时候,他父亲的精神病又发作了,他一把手紧紧地抓住杨理事长的手,死也不松手,眼睛直直地,嘴里不停地说:“你别走了,在家吧。”显然父亲犯病了,把杨理事长当成他自己的儿子啦。艳龙急忙说:“杨姨,你别怕,我爸不会伤害你的,他就是太激动了。”在众人的分解下好不容易才掰开他父亲的手。在车上,杨理事长一边揉着被他父亲捏得红肿的手,一边劝艳龙好好学按摩,学费、食宿费都不用他担心。杨理事长又为他买了日用品,把他送到了松原去学按摩。在按摩培训中心培训时,由于张艳龙不能真正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,精神总是萎靡不振,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中。两个月下来,他的按摩技术比其他学员差的很多。培训中心的赵桂芝老师给杨理事长打电话,说我他不适合学习按摩,要求把张艳龙领回去。当时杨理事长一听就急了,说“那怎么行,那不往死路上逼他吗?你们就让他学吧,一学期不行两学期,两学期不行继续学,学费一分钱也不少,我们多给学费”。在杨理事长的争取下,张艳龙又留在了按摩中心继续学习按摩技术,张艳龙的内心倍受触动,深深地感到要对得起杨理事长的一片热心。他开始刻苦钻研按摩技术,勤练臂力。过了一年多,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按摩师。记得杨理事长接张艳龙的那一天,她流下了欣慰的眼泪。张艳龙激动地对杨理事长说:“杨姨,你就拿我当你的孩子吧,我以后不会让你操心的。”杨理事长高兴地拉着艳龙的手说:“你放心,你杨姨永远是你的亲人。”二00三年秋,张艳龙在长春一家美容院找到一份工作。

经过这次人生的洗礼,他变得坚强了,开朗了,一个曾经连死都不在畏惧的人,还有什么困难可以吓倒他呢?他现在和同学恢复了联系,这是他和生活第二次握手,这种握手几乎和他失之交臂。他的一位女同学很细心地给他买了副墨镜,又给他买了个小收音机。默默地记住了,同窗之情曾经遥远,如今不在遥远。工作之余,艳龙已经学着开始写作了,他正在用自己的笔触回顾自己凄楚的过去,描绘美好的未来。他常和他的杨姨说,如有机会,他要回扶余发展,因为这里有他深爱的亲人和父老乡亲,有许多像他一样需要人帮助的残疾人。他坚信世间无难事,只要奋斗就会有光明!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Copyright 2010-2020 fycl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

    地址: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市三岔河镇太祖路 电话:0438-5873941 传真:0438-5873941 邮编:131200

    技术支持:扶余易讯网络 联系方式:0438-5870123 QQ:350747077 Email:fytvlk@126.com

    版权所有: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市残疾人联合会    吉ICP备10200308号 [网站管理]